科大讯飞陈涛:人工智能时代,基础行业应用是中国企业的机遇

陈涛表示,人工智能成功的三要素是核心算法、专家资源还有行业大数据。

我们要抓紧利用人工智能快速发展,利用和政府合作的机会,深入发掘人工智能和行业的结合。农业、医疗、养老,这些事情都可以做,短期内国外的公司想和这个东西结合,或者是它们在国外打磨之后,想进入中国,肯定还是要进行变化,中国的企业要抓住这个机会。”在2017年4月14日由赛伯乐投资集团和无锡商会联合主办的2017中国“物联网+”高峰论坛上,科大讯飞执行总裁陈涛向36氪记者强调了人工智能时代中国企业在基础行业应用上的机遇。

陈涛认为,在医疗或教育等基础领域中,很多问题没有办法通过传统的计算机去解决,这就是人工智能的机会。在这些并不完全开放的基础领域中,中国的企业,要赶紧抓住这样的一个机遇,把行业应用赶快做起来。

他强调,在大方向上,科大讯飞从来没有变过,一直都是人工智能。他表示,“之前我们说自己在做一个伟大的事业,但人家要看你的成果,所以说我们就打算先不讲伟大的事业,我们先讲语音识别,等做到一定程度以后,我们发现可以对外宣传,那我就讲,其实语音识别和语音合成都属于人工智能的范畴,但当时你们都不相信我,你连语音合成和语音识别你都不相信我,我说人工智能你不是更不相信我,但实际上科大讯飞做的事情都在一个方向上,那就是人工智能。现在,我们可以对外宣称,我们不仅可以做语音合成和识别,我们还可以做知识学习等,我们是一个人工智能公司。”

在采访中,陈涛在物联网概念,人工智能领域现阶段瓶颈和机遇、AI人才和产品布局等问题上和36氪记者进行了分享。根据其分享内容,我们进行了整理。

Q:感觉物联网这个概念特别泛特别大,好像什么都可以和物联网连起来,能不能具体解释一下?

A:其实物联网主要还是一个概念,但我觉得搞清楚边界不是特别重要。它装的东西的确很多,但核心和本质是扩展人类对于世界的感知能力。用信息化的手段去扩展人类感知能力的电子设备,在我看来就是物联网,它是为人服务的。

人工智能瓶颈与机会

Q:和欧美国家比的话,中国人工智能处在一个什么位置?现阶段的瓶颈和机会在哪儿?

A:人工智能实际上是IT和现在的一些新算法相结合的产物。比如说芯片,是一个非常基础的部分,但在这块我们国家其实是被遏制咽喉的。但现在以中科大为代表的一批国内研究人员,都在做人工智能芯片方面的研究,希望能在芯片方面另辟蹊径。然后再往上是算法平台和人工智能应用等。在算法和人工智能应用上面,我们应该不输于国外水平。

拿科大讯飞举例,在人工智能方面,在2014年我们提出来超脑,那时候主要还是在做语音合成和语音识别,但现在我们已经延展到更多领域,包括医疗、OCR还有阅卷等。我们现在语文或英语作文批阅上都能够达到甚至超过人类,这些都是在我原先基础上的发展,目前google和Amazon还没有推出这样的产品。在算法层面上,中国企业和国际厂商实际上是处于同一水平的。而在应用这方面,比如说在卫生、医疗、教育等方面,事实上我们用的比较多。我们的优势在于,政府对很多社会资源的掌控能力,比如说医疗或教育,它不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在这里面,中国的企业,要赶紧抓住这样的一个机遇,把行业应用赶快做起来。对科大讯飞来说,现在优先做一些行业应用,比如医疗、卫生这些和老百姓相关的领域,我们瞄准的是国家战略。

中国在底层的这些东西,在整个人工智能的产业链里,和欧美还是有距离,但在数据和算法上,其实并没有落下。我们要抓紧利用人工智能快速发展,利用和政府合作的机会,深入发掘人工智能和行业的结合。农业、医疗、养老,这些事情都可以做,短期内国外的公司想和这个东西结合,或者是它们在国外打磨之后,想进入中国,肯定还是要进行变化,中国的企业要抓住这个机会。

Q:2016年被大家称为AI元年,资本大量涌入这个产业,但最后盘点起来真正赚钱的公司好像也不太多。您怎么看过去一年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2017年有新的机会或趋势吗?

A:第一个,其实我不喜欢说“元年”这个词。因为很多东西是从来没有停止过,每一步都是在人家的基础上在做,所以我认为并不存在什么元年,其实还是那么多事儿。机会现在会有,对未来来说,可能还会有希望和失望的过程,但我觉得这个没关系。因为在包括教育、城市等方面,我们发现很多东西没有办法通过传统的计算机去解决,我觉得这个就是机会。既然朝着这个方向能够解决问题,可以让我们现在的生活变得更好,那就往前去做就行了,为什么要想那么多潮起潮落。现在我们已经证明所研究的东西可以解决问题,比如说我们这个机器人职业医师的考试是和卫生部合作,我们一直在探讨怎么让机器人去参加考试的问题,如果机器人真的能够参加并通过考试,医生的资源问题可能能得到比较大的缓解。

另外,不要认为人工智能是很遥远的事儿,它是一步一步做出来的。这个东西要积累,你不要想说有一天会突然有一个人工智能芯片,它和我的某个零件一结合,然后一下子就变聪明了,并且还只有你一个人发现了这样一个机会,不可能的。如果你坚信人工智能改变世界,那从现在就要开始做,要积累,这里面没有什么捷径。

Q:现在人工智能是不是已经是一个比较高门槛的产业?如果中小创业者还想进来,还有机会吗?

A:创业的话,要看它的基础。我们就讲人工智能成功的三要素,核心算法、专家资源还有行业大数据,你看你到底都有哪些东西。它如果有科学家,我觉得有戏。它如果只有专家都没戏。如果没有数据,也没有核心的算法,只有一个专家,那根本不解决问题,很容易被人家超越。

举个例子,科大讯飞推出的全科医生,以后如果说有10万或100万的医生用它进行辅助诊疗了,相当于10万个人在交谈,你要想和这批资源进行竞争,就必须有一些新的算法。

产品线

Q:从产品线来看,去年几家AI巨头貌似差异化都不是很明显,科大讯飞今年想在差异化上怎么布局呢?

A:科大讯飞现在的产业主要是三大事业群:消费、教育和智慧城市。其实比如说包括叮咚冰箱,还有云助手,都属于消费范畴,我们有很多应用更多是行业应用,不见得会进行广泛宣传。比如说教育,比如说我们的医疗,这些东西没必要把它做成是一个看起来是喜闻乐见的东西,更多是在各行各业中默默地服务。

Q:前两天IBM中国刚刚推出一个和医疗相关的设备watson,它和讯飞的设备有差别吗?

A:有,它那个是单科医生,主要是针对癌症的,我们是全科医生。美国在癌症治疗方面,不论是治疗手段,还是研发能力,都属于国际一流,因此它瞄准这样的一个专科切入后,它的专科水平,比讯飞的这个肯定要高。但我们现在要解决首先是医疗资源不均衡的问题。比如说卫生部现在在推远程医疗或者远程会诊,但其实专家就那几个,比如说你把北京的专家给贵阳的偏远山区,这个想法非常好,但是做了几次以后他到底是否能够坚持依然是个问题。毕竟北京的居民在生病时也希望能获得顶尖的专家的支持,因此供不应求的问题依然存在。在医疗和教育这方面有很多地方还没达到温饱线,我们要先解决这个问题。

但人工智能比如说科大讯飞的超脑就像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小孩,大家都来训练它,它就会变得越来越聪明。我们国家医疗这方面的数据相对来说比较差,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如果能适应这种纷繁复杂的数据,它的容错能力事实上会更强。而watson它面对的可能都是非常优质的数据,见过的意外数据相对较少,比如男的有子宫这种意外数据的情况比较少。所以说,我们的人工智能,它的适应和生存能力,还有碰到复杂问题的解决能力可能会更强。

Q:在教育这方面,偏远山区的孩子们如何利用你们的平台获取想要的知识?

A:大概零几年的时候,国家教育部搞过农远工程,主要希望解决教育的硬件问题。但是解决了硬件问题,比如说把课件放在那里,它其实还是没有解决老师的问题,因为最后还是要让老师来讲。比如说同一个PPT,一个老师讲是一种味道,另一个讲又是另外一种味道,它不能够保证原滋原味。优秀的课件不代表优秀的教育,所以我觉得根本要解决的应该是师资资源问题。

通过解决硬件,比如说进行远程绘画或每个学生都拿个电子书包,或许可以让我们更容易相互感知,但学生的水平还是没办法真正提高。比如他们的作文还是没办法进行精批,所以我们希望能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减轻老师的工作强度,让他们能够做点别的事。我们做的是人工智能随堂,通过紧扣现有课本和大纲,把人工智能变成老师课堂上的教学辅助工具。

举个例子,我们的解决方案是,比如说全班先做个15分钟的练习,做完练习后,三分钟之内,所有练习结果就会汇集过来,班上同学对知识点掌握的情况就一目了然。在接下来的半小时,老师可以重点挑那些大家普遍掌握不牢固的部分进行讲解,这样就能更有效率地提高教学。而且可以根据学生的情况,因材施教,给他们个性化的学习包。针对考90分和考80分不同情况进行处理,考90分的,如果说知识点已经掌握了,就不要再做那么多的题,这样也能让孩子从繁杂的学习中解放出来。目前已经有8500万的学生在用我们的系统。

目前我们针对的是12年的基础教育,从小学到高中,在语文、英语和数理化方面都可以进行辅导,不过在物理实验和化学实验方面我们还没有做。另外,成人在技能训练方面也是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我们有一所本科学校是针对入职培训的,比如说软件工程师,在我们的实验班,人工智能辅助的个性化学习大概能够将培训时间缩短40%,学习成绩提高20%左右,这批人经过训练后,到公司里面事实上就可以直接干活了。

Q:在现在最新的机器人情绪研究上,讯飞有所涉猎吗?

A:我们在语音情绪检测这方面,在智能客服方面,已经在帮助几大运营商还有平安保险等在进行客服质量监控。之前客服中心的主管需要回听录音,进行评估,比如说客户有没有发脾气,现在我们机器可以帮他们听。比如说某一通会话,客户的情况开始激动了,或者是没有用规范用语,这些东西都用自动的方式进行检测。

Q:您觉得物联网交互语音市场这个盘子大概有多大?

A:讯飞现在的语音,只要不定制,基本还是在免费的使用。我们也在讨论,这件事情到底值不值得。但后来想想,这也算是对于共识的一种推进吧。对厂商来说,既然你是免费的,那还是愿意去尝试一下,尝试的人多了以后,就会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个技术是ok的。这个领域需要市场教育,需要有人来试错。

人才引进

Q:随着AI的火热,现在这领域的人才争夺也很激烈,讯飞在人才引进上是怎么规划的呢?

A:AI人才现在的确是非常稀缺。我们现在主要关注两个部分,一是科学家,另外一个就是怎么把科学家的成果转变行业应用,这批人我们借用一个词就叫做“桥梁工程师”。我觉得这两批人都很重要。我发现现在很多公司是忽略桥梁工程师的。科大讯飞在这两方面都有非常明确的运作。举个例子,如果说有10个人工智能专家,但这些专家的研究成果是不是兼容,在研究方法上能不能形成共识等都需要考虑。在人工智能基础平台上,需要考虑人力资源、研究方法、论文、数据,还有专家知识如何转变成机器智慧、并行计算、大数据计算等,就像是千层饼一样,这样人工智能专家才容易做出成果。这个工程化的过程非常重要。毕竟,很多科学家的那个算法可能可以得出某个结果,但可能几周才能蹦出一个很小的部分,这个东西在实际环境中是没法用的,它只能作为一个论文。

战略规划布局

Q:在技术和产品方面,科大讯飞现在海外有布局吗?大概进行了哪些布局?大概的落地的效果怎么样?

A:海外的布局主要是在教育和车厂,我们是去年年底才开始做。现在在车厂方面和奔驰、宝马和大众等合作,主要是把物联网和车相结合,这样大家以后可以在开车的时候用语音查询附近的停车场或者餐馆等。我们还是认为,在万物互联这个时代里,语音是人和机器交流最简洁的方法,不是触摸屏也不是键盘。

Q:现在提倡中国制造2025,讯飞这边在随后的战略会跟着走吗?

A:我们希望把重点多放在快速培养智力这方面,比如说大学培训。不管是技校还是大学,我们肯定不希望大学四年培养出来的人,最后和社会脱节。未来我们的社会会需要越来越多专业化的人才。但到底是要通过人工智能来进行人才培训,还是通过人和人工智能相结合进行培训,我们都在考虑。除了教育和医疗,我们还希望将研究运用在智慧城市、安全等方面。

我们可能不太会去想说在2025战略下,哪个产业一定会怎么样。我觉得朝着人工智能这个方向走,无论是2025,还说2030又出来一个什么概念,这块市场都可以,物联网也可以用到。有一些通用的技术,你研究就得了,自然而然你那个成果就会被那个时代所用,你不需要去追逐那个时代的东西,它就有个沿途下蛋的过程,要坚持自己的方向。

Q:面临即将来到的5G时代,讯飞方面有什么战略上的规划吗?

A:我们还是认为,不管怎么样,我们大的方向,实际上就像水电煤气,你哪个时代都会用,我就去搞,专心搞水电煤气就OK了。5G来了以后,可能很多人会想,我们是不是要去做什么,其实我们不会特别去想非要迎着去做什么。因为现在我们要解决的问题,不是说是4G和5G的问题,我们现在面临的,像医疗的很多问题,比如说某种病它是不是能够检测出来,某种药理知识它是不是能够分析清楚,能不能提前预防,你说这个东西和4G、5G有什么关系呢,也没什么关系。我们也没有说5G来了以后,这个获得医疗数据的准确性或者数量就会翻倍,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域和5G提出想要解决的问题域的重合度不是特别大。

测序百家,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ngsgo.com/archives/8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admin@ngsg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